2017年 03月 16日

SLAVE MEETING香港です / Salyu x 小林武史 / 仍是《T2》

食指割傷,包著膠布,組常打錯字……原來吊起一根指頭打字,十隻手指會像少了一隻,打鍵盤時會整排 shift……

======

那天看到 FC SLAVE 電郵:「SLAVE MEETING」、海外 tour、香港です。

香港です?!

有段很感性的說法:

「今年 2017 年,SLAVE 成立 25 年!
作為周年紀念的特別企劃,「SLAVE MEETING」首次海外 tour 決定!

這個值得記念的年份,要到訪的地方是……

2000 年 member 親自宣佈「終幕」、
2010 年 reboot 宣告完全復活特別之地、
香港です。」

說起來還真是有血有淚啊!時間是 10 月 20-23 日(星期五至一),四日三夜。

電郵說會在現地 Live House 舉行 SLAVE 25th Anniversary SPECIAL GIG in HONG KONG、在 Banquet Room 有 SLAVE MEETING,還有首次的 member 5 人 + 會員 1 人的 PREMIUM PHOTO SESSION...and more...4 月 26 日正開詳情。

合照事小,live gig 是大啊!那麼現場居住的香港 SLAVE 會員可以參與嗎?立即找回以往沖繩 SLAVE MEETING 的資料,沒看到「假如我就是沖繩人我不住酒店」這選項,只分了從各地出發的選擇:

最低消費,在現地酒店集合的 standard plan,138,600円。

138,600円?!即成萬港幣!

王生:「咁佢地嚟香港,一定住四季吧!」
我:「就當不住酒店打個五折,都 7 萬円!上次 SLAVE GIG 唱了幾多首歌?7 首?即是 1 首 1 萬円!」(現在找回資料……是 6 首歌)
王生:「難得集合 5 人勞師動眾來到香港,其他公開 live 也不做,只做 SLAVE MEETING,不是很浪費資源嗎?」
我:「之前沖繩那幾次 FC 旅行,他們又有做其他事情嗎?」
(王生倒下)

總之就是寫信給 FC,感謝他們選中香港(果然是第二故鄉),再來是問現地 member 可否參與 SLAVE GIG(神這種物種,只宜遠觀、不堪褻玩……我才不想被五個男人圍在中間拍照!)。本來打算等四月公佈詳情後再問,不過要是公佈之前,他們有收到夠多查詢,也許會討論這個選項的可行性。I 氏也寫信問了,要營造到「好多現地會員都問」的現象!(雖然就算可以,大概也貴到核爆)收到回覆是「請留意 4 月的公佈」。

至於「會不會本來就預定有海外 live 於是算便搞埋 SLAVE MEETING」,當初也有希冀一下,不過 SLAVE MEETING 在周末,如果公開 live 也在周末,你們沒理由五人待在香港橫跨兩星期那麼久,你知啦杉生經常說他怒濤般多嘢做嘛……

很在意「在現地 Live House 舉行 SLAVE GIG」……即是九展 music zone?咳,記得交 form 喎……(拍拍膊)

PS:最近丁哥參戰氣志團的音樂節,與他一直賞識的樂隊「女王蜂」合組成「J 王蜂」看到名字當刻噴了,以廣東話的 context,就像「去 J 啲王蜂」……不過,要不然叫「女王 J」?(丁哥跪了)

======

另一個看到消息時要揉揉眼睛清清醒醒的是:
b0017272_20135131.jpg
首先見到「Salyu x 小林武史」我傻了:即是 Lily?即是《呼吸》?即是穹蒼?然後看到大大隻字「《青春電幻物語 All About Lily Chou-Chou》神秘歌姬 Salyu」……嗚哇呢個不得了!發夢都冇諗過連 Lily Chou-Chou 都有得 live!太好波了你老母!(你老母 = YourMum,主辦單位)

下一個念頭(和 Cata 一樣想法):「連 Lily 都可以 HK live,咁 Portishead 也是指日可待吧!」會想起 Cata 是因為我們一起去日本的 2005 年,在 Bookoff 逛二手唱片時我說了句:「如果掘到 Lily 就好了。」明明唱片架都沒不分類,竟然給我掘到張《呼吸》!

上星期《T2》過後有點懷電影舊,想起以前說過「就算電影再爛,只要音樂夠好,就會默默把它歸類為自己喜歡的電影名單中」,腦裡出現的正是《青春電幻物語》!記得很多年前友人強力推薦,何況岩井俊二《情書》小說看完超喜歡,又是以音樂作主題,畫面又美,應該會喜歡,結果看了一半看不下去,太悶了……

然後又隔了多年,再給一次機會,只要把中段的手搖鏡頭捱過,後半劇情就很重要。雖然被我歸類為「我最喜愛的電影 10 強」,但說真的沒勇氣看第三次,因為真的很難捱……

以太與穹蒼、電塔與紙飛機、稻田與吶喊。這首是我的夏夜游泳BGM(呃是在腦內播啦):


別忘了電影很重要的那幕,就發生在代代木國立競技場第一體育館!

(這是細田守《怪物之子》那幕,也是我的電腦桌面)
b0017272_20173493.jpg
high 了半天後看真一點,是 Salyu live 不是 Lily Chou-Chou live,所以乖乖的上 youtube 補回 Salyu 其他歌曲……不過宣傳完全是打 Lily Chou-Chou 的旗號,要是不怎麼唱 Lily 的歌大家會覺得貨不對辦吧。

當然希望那晚整張《呼吸》唱一遍,不過說到 Salyu 就不得不提 "To U"!跟 Mr.children 合唱,為一個主打環保的 AP Band Fest 主題曲,後來 311 地震,很多人拿這首出來聽,一聽就爆淚……

[淚崩注意] 這裡有 Mr.children 版 with 中文歌詞。再次確認櫻井和壽是人間凶器:


Salyu 獨唱是這樣的:


Salyu x 櫻井和壽合唱版:


記得以前研究 "To U" 歌詞,chorus 最後兩句覺得很難理解:「人を好きに もっと好きになれるから 頑張らなくてもいいよ」,直譯意思大約是「因為喜歡人類,而且還能夠更喜歡人類,所以不用勉強也可以」?完全不明所以……現在再看,感受不同了。「仍能喜歡人」這件事,本身是一種能力,因為有些人是不會喜歡人的,恢有些人經歷某些事情之後,會變得不再愛人。如果在種種過後,能確認自己仍有愛人的能力,就會對往後人生抱持希望。「所以不用勉強也可以」,是不用勉強自己愛人,不用勉強自己活著。就像一個人受了傷痛,強忍著淚,假裝正面,現在是叫你不用勉強,只要接受現在的自己就行……我認為那是櫻井和壽雙魚座式的溫柔啊。

好期待那晚聽這首!(你的心情已變成「迎接 Mr. Children」mode...)

======

怎麼仍是《T2》(掩臉)!甚至覺得有了《T2》後,整部《迷幻列車》就完整了。

事後有種「我好像遲了 20 年」的滯後感 + 「20 年後仍感到那種強度」的後挫力。

聽《熱血時報》網台節目,黃洋達分析《迷幻列車》與九十年代:

- 《迷幻列車》主題:有型

- T2trainspotting:人生其實好唔型/
廿年前Choose not to choose,廿年後你冇野choose

《T1》是 1996 年的電影,當刻幾個主角也是二十頭,可是九十年代即是什麼?黃洋達說自己也是在九十年代成長的人,九十年代的潮流,就是興回六十和七十年代的潮流,在這個年代長大的人,流行自主自我、打破常規,可是內容卻是空洞無物的,往往都是「我知道自己不想要什麼」、知道要挑戰什麼世俗限制,卻總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能夠成就什麼,處於一種「只知破舊、不懂立新」的虛無當中。《T1》最響亮的那段「choose life」,最後的宣言就是「I chose not to choose life. I chose somethin' else. And the reasons? There are no reasons. Who needs reasons when you've got heroin?」他們不願自己的人生被「a job、a career、a fucking big television」所界定,他們選擇不被任何事物界定,當年這樣好有型,然後 20 年之後變得好冇型──當年 choose nothing,現在你就是 nothing;「以前選擇乜嘢都唔 choose,而家你乜嘢都唔係」。

想想看,《T1》一幕說起去看 Iggy Pop 演唱會,女友乍型,喂阿哥,Iggy Pop 是七十年代的;《T2》兩個中老向東歐女郎七嘴八舌講緊 1978 年果場波……1978 年?按道理這場波不是你們的年代!我當是其實都是導演和原著作者把自身年代的喜好放到角色身上吧。東歐女郎說他們活在過去,中年人士就是愛「想當年」,男主角回鄉幾天之後,本來已返回阿姆斯特丹,還是再飛回來,大概因為故鄉才有令他「返回原位」的歸屬感吧。即使他說他一直在逃離,即使故鄉有的是損友、犯罪和墜落,還是這裡才有他本來的氣息。

雖然也可能有人覺得《T2》的中年自省破壞了《T1》的少年叛逆?不過想起最後那幕伴著新版 "Lust for Life" 跳舞,其實也不錯?我還特別想起結尾有幕,青頭和色仔坐在沙發上隊啤聊天,經歷那麼多事之後,他們二人卻在閒話家常。也許,有人可以跟自己聊聊「1978 年果場波」才是他 choose 的 life 吧。

看完後一整個星期也在 loop 《T1》和《T2》共 3 張 soundtrack,心情就像回到十來二十歲很迷某種音樂的時候!

這首毒性太強,洗腦到想入戲院再來一次……
slowly I could die
sees shades of black and white

Wolf Alice - Silk - Glastonbury 2016


研究一輪,Wolf Alice 不是一個人,是一隊 band,也不是七十年代或九十年代,而是九十後!兩男兩女的樂隊,在 Youtube 看到女主音的模樣我就中箭了,某些場合精心化妝後是個高貴美女,音樂節爛撻撻披頭散髮,更隨意,我鍾意!

他們的日常風格其實是 grunge,快歌我不過電,也已過了聽 grunge 的年紀了(斜眼看 Ino_an),倒是偶然一首像 "Silk" 的那類輕飄飄的迷幻系,我很中!

Wolf Alice - Blush (Lollapalooza 2015)



[PR]

# by akai_luna | 2017-03-16 16:37 | LUNA SEA | Comments(1)
2017年 03月 08日

Trainspotting

b0017272_04500357.jpg
[始終還是 T2-ed!] 雖然一直說《迷幻列車》其實不算是我的年代,我也其實不想看吸毒廢青玩屎(字面意思),可是看完《T2》trailer 卻心癢癢……有時入場看一部電影,只為聽一張 soundtrack。



=====

- 世代

Trainspotting。1996 年。
b0017272_04500324.jpg

21 年前的低成本英國 cult 片《迷幻列車》,彈出導演 Danny Boyle 和男角 Ewan McGregor,跳躍的敘事、凌厲的剪接、超好 sense 的音樂,還有宣傳海報的拍法、字體、顏色……有時有些電影,或人物,或音樂,就是能代表一整個世代。

而其實我嚴格來說並不屬於那個年代,有點「猛車邊」差少許。1996 年,我才 14 歲,即是什麼意思?就是一個會聽外國音樂、覺得自己的 taste 跟同齡朋友超班很多、對當代一切偏鋒的東西趨之若鶩卻其實懵懵懂懂不太理解的小毛頭。《迷幻列車》對我來說是比我大幾年的那班人奉為神級的傳說,我是後屬世代從遠處觀望羨慕的那批孩子。

當《T2》上畫,《熱血時報》黃洋達說起年輕時他們那代對《迷幻列車》的追捧,說這電影代表了那個世代最型的事物,我就更確認自己與此片的距離感。我當然不是 14 歲那時看的,而是大學時代追回經典電影時補足的。當年看時也一樣不懂,不算喜歡,也不知它紅什麼,卻又的確覺得好型(笑)。

然後到了《T2》,Danny Boyle 已變成金像導演,Ewan McGregor 也變成荷里活明星,故事接續《T1》那群吸毒邊青 21 年後的生活,原班人馬都已四十有多,這樣的設定,黃洋達說對他們那代人真的又期待又不安,既像重遇年青時代的朋友,又怕人到中年對照之下現實太過殘酷……對他們那代人(雖然我只差 3-5 年)來說,的確就像直接是他們的寫照──從廢青變廢中,可以變成一部驚慄片,像照鏡一樣看到自己頹敗凋零。

然後看了《T2》trailer。那段「choose life」名言變了,可卻像根本沒變,不過最後變成 choose love──You're an addict, so be addicted, just be addicted to something else。咦 21 年後由頹廢變溫情?seriously?然後 trailer 前半的背景音樂是《T1》用過的 Underworld "Born Slippy",後半轉成未聽過的歌,女聲,慢版,有點飄,像有什麼金粉在空中散開來……後來知道是 Wolf Alice 的 "Silk",不知怎地很受觸動……我覺得自己有一半是被這首歌吸進場的。當然很想知道變成廢中的這一群人如何回望過去、如何活在當下、是否能夠展望未來。

入場之前也祭出《T1》溫習。多年前第一次看時,其實一堆男生分不清誰是誰,而且蘇格蘭腔太難識別經常令人出戲,加上太多啪針和玩屎鏡頭老是令我別轉過臉不望畫面。第二次看順利多了,雖然也沒算很喜歡,故事和人物本身沒令我太 click,也談不上深刻的反思……不過這類型的電影始終是我的死穴,回顧自己喜愛的電影,我都找到相同特質:一是音樂,一是剪接,我總喜歡超跳躍的敘事方法,配上快速多變的剪接,整體就像一個拒絕坐定定的過動兒、一首跳脫飛揚的快版搖滾。

T1 trailer:

- soundtrack

至於音樂,對,music matters。前往戲院的途中,iPod 播著《T1》soundtrack,我忽然想起十年前自己有一個關於電影的論調:「一部電影最重要的是什麼?是音樂。如果一部電影不怎麼樣,不過音樂好聽,還是能起死回生;如果是一部爛片,不過音樂好聽……那依然會是一部好片。因為即使電影不好看,仍是會默默把它歸類為打動到你的電影。」好了事隔十年回望,這樣的論調也太武斷吧?很符合當年我的思維。那麼現在呢?現在……我竟又覺得十年前的自己說得太對了吧(噴笑)……

《迷幻列車》的 soundtrack 和電影本身密不可分,簡直就是因為音樂太強所以電影才會紅遍天,當然也是製作班底的音樂 sense 太強所以挑到那麼好 feel 的歌曲作背景音樂……Iggy Pop《Lust for Life》開首的鼓聲太過 iconic,後來被用在不同場合,有時就連香港的電視也會用到,即使沒看過《迷幻列車》的人也很大機會聽過此曲;Underworld "Born Slippy" 後來被 UVERworld cover,因為王生是 UVER 樂迷所以我也聽了很多遍(而我多年前看《T1》時竟沒印象,要到《T2》trailer 聽到才獻寶般告訴王生)。

當年這張 soundtrack 也造成一種「現象」,對當年的小毛孩來說,Iggy Pop、Brian Eno、Primal Scream、New Order、Lou Reed 等大名,都是屬於「我知道好勁但其實沒聽過 / 聽了也不是太懂」的神枱級人物;而名單上也有九十年代當時得令的 Blur 和 Pulp。現在回望覺得有種「世代輪迴」的微妙感覺:1996 年的電影,原著作者和電影導演就是聽七十年代音樂長大的,所以到自己創作時就大量挪用年輕時聽的音樂作背景;九十年代的年輕人看這部電影,就這樣懷作者的舊,吸收七十年代的養份。而現在 2017 年,也許又是時候有另一波懷舊,是我們這群三十好幾的懷九十年代的舊啊。

我總覺得九十年代偶爾有些電影,是 soundtrack 大過天,一看製作名單粒粒巨星,根本就是音樂先行,倒果為因,會單是為張 soundtrack 而去看片,例如我的畢生最愛 1998 年的《紫醉金迷》(Velvet Goldmine)有 Radiohead 的 Thom Yorke!Suede 的 Bernard Butler!R.E.M. 的 Michael Stipe 監製!當時一炮而紅的 Placebo!仲有 Brian Eno!Roxy Music!Lou Reed!T. Rex!一口氣數出來都嚇死人,呢張 soundtrack 係咪癲咗!類似的電影我還數得出的還包括 1996 年的《羅密歐與茱麗葉之後現代激情篇》(Romeo + Juliet)有 Garbage、The Cardigans、Radiohead(當年的 "Lovefool" 我仲可以跟著唱),以及同樣 1998 年的 《天使之城》(City of Angels)有 Alanis Morissette、U2、Sarah McLachlan(裡面的歌都很深刻,"Uninvited"'、"Iris" 和 "Angel",雖然電影本身不怎麼樣,看了《Wings of Desire》後簡直覺得 1998 的這個 remake 太屎)……怎麼現在好像都沒遇上這麼星光熠熠的 soundtrack?還是有這樣的電影而我不知道?抑或只有一個解釋:That's the 90s!九十年代每部電影每首歌都是最好的!(純粹因為你在九十年代長大而已)

Underworld - "Born Slippy"


- From T1 to T2

當然建議要看《T2》的人入場前先複習《T1》,一來令自己整個人也 in the mood for trainspotting,二來《T2》從劇情到場面都很多《T1》的 cross-referencing,熟知《T1》各個細節的人才懂會心微笑。當然音樂仍是很重要,《T2》亦沿用很多《T1》的音樂,總之兩小時的觀影過程,單是聽音樂都很爽皮,尤其你認得出某段音樂來自《T1》的某個場景,對照《T2》21 年後的景況,簡直透過音樂與影迷對話──是自己友心照的悄悄話!

至於「從廢青到廢中是否依然失敗絕望」,其實我覺得《T2》整體節奏慢一點,敘事沒那麼偏鋒,剪接沒以前銳利,也不再淨是 I-don't-fucking-care 年少無知的仆街行徑,的確是變得溫情的,甚至可說是中年自省式的溫馨,不過我仍喜歡《T2》……那種少年與中年的對照,看回在街上奔走的慘綠青年,甚至偶爾閃回他們小時候仍是眼睛閃亮的孩童,心裡就有一份柔軟,甚至連 Ewan McGregor 在街上喪跑撞車,然後拍一下車頭 kai 笑的一幕,那張臉那個表情,都會令人感慨:「始終仍是那個孩子啊!」《T1》說的其實是 Ewan McGregor 飾演的青頭自我中心的故事,即使終日與那群哥兒們廝混,我也感覺不到他們之間有什麼感情可言;反而《T2》刻劃的是關係,那種一同長大不能取替的兄弟情誼,即使當中出現各種背叛與欺瞞。你看青頭其實真的當薯嘜是真兄弟,而青頭與色仔其實一體兩面,極其相像。
b0017272_04500447.jpg
b0017272_04500352.jpg

也談到世代。父與子。《T2》choose life 獨白有句是「and choose the same for your kids, only worse」。四個男人,一個沒兒子卻謊稱自己有兒子;一個有兒子不過有等於無;一個有兒子卻只能與家人分開;一個有兒子卻逼兒子走上自己一樣的路。當中巴閉的父子關係我看得很有感覺──看《T2》之前找了些《T1》資料,片名《Trainspotting》來自原著小說的一個片段,他們遇上一個老酒鬼,取笑他們這班道友是在「猜火車」嗎?當時巴閉沉默,一臉為難,原來那是巴閉的父親。這段情節《T1》沒拍,當時我覺得蠻可惜的,沒想到會在《T2》出現!一代接一代都是 loser,是要把這當成基因親自傳給下一代嗎?從《T1》到《T2》,巴閉也不能算是他們的「兄弟」,總令人懼怕厭惡,像生命中除之不去的污垢,到《T2》簡直變成惡靈(已是恐怖片《閃靈》的 Jack Nicholson 一般的生物,片中有幕是 tribute 是吧!)。可是最後他與兒子的對話,忽然發現他只是一個人,一如你和我一樣的普通人……正如電影裡有一句對白:「where did it all go wrong?」可憐亦可悲。

至於結局……果然,到最後播著 trailer 出現過的 "Silk",竟令我有點淚意……可能會有舊戲迷不滿《T2》變得溫情洋溢、像是痛改前非般具教育意義,畢竟《T1》本來型就型在徹底反社會、將頹廢推到極限、既沒意義也毫不反省,所以《T2》回歸世俗的結局好像有點「反高潮」……可是也許這樣也是一種現實?[小心下有爆雷內容] 尤其喜歡青頭返回本家,父母保留了他的睡房原貌,一旦關上房門,時間像凍結了一樣,仍能找到他少年時代聽的黑膠唱片和唱盤,可是中年的他真的不敢……唱盤針落下來,歌曲只播不夠一秒,青頭已立即把針托回去,不敢再播……即使不夠一秒,看過《T1》的人也必然認出這就是那首經典 theme song。也許觀眾亦有預感他播的就是此曲,也很期待此曲重新出現,可單憑這秒也身同感受,明白青頭不忍回首的痛感。而結局,那個重溫《T1》的拗腰動作,暢快播放年輕時代的 theme song……我喜歡這樣的結局。
b0017272_04500494.jpg

看完電影後再看一遍 trailer,剪片剪得很準,「choose looking up old frames, wishing you've done it all differently」剪進現在的 Diane;「and choose watching history repeat itself」剪進回歸的巴閉;「choose the one you love」剪進本家的飯桌……我開始覺得 "Silk" 這首歌會像《EVA 3.0》片尾宇多田光的 "櫻流し",看完電影之後會在腦內盤旋不去,是從戲院帶得走的最後定音……

Wolf Alice - "Silk"


btw,《T1》街頭喪跑的青頭是腳踏 converse,《T2》變成 adidas,so sad……看《T1》Diane 穿著校服,有個很短的鏡頭拍到她腳踏 Dr. Martens 1461 作返學鞋,我好在意……我以前也是!而且現在仍念茲在茲很想再穿,可是我的腳已無法忍受太重的鞋底,家裡的 DM boots 也坐鎮鞋櫃變成裝飾品,都說 30 過後要由 Dr. Martens 轉穿 Dr. Kong(汗笑)。其實我是期待 21 年後成為社會菁英的 Diane 仍是腳踏 1461 的說……(笑)

b0017272_04500444.jpg
其實我也喜歡 Diane 的紅褸……(這樣的款式你已有了!)
b0017272_04500480.jpg
看到這幕,腦裡自動播放 soundtrack 裡 Sleeper 的 "Atomic"(笑)~

[PR]

# by akai_luna | 2017-03-08 04:55 | *愉快的*映畫時光 | Comments(0)
2017年 02月 10日

[中譯] LUNA SEA - Holy Knight



LUNA SEA - Holy Knight

*trans:paradoll
*check:I 氏
*英文版本來自官方唱片歌詞本

キミに伝えさせて 言葉では足りない...
光に寄り添った 影の様に...
静かに溢れる この胸の痛みは
キミのすぐ近くで 深まっていくから
讓我告訴你 單是語言也不足夠
猶如緊貼著光的影子…
無聲無色地滿溢 這內心的痛楚
在你身邊 逐漸變深
Let me tell you Words are not enough...
Like a shadow Drawing close to the light
Because pain quietly Brims over in this heart
And grows deeper At your side

僕らはこの夜空に 星を浮かべ待ってた
光が従えた 美しいこの夜に...
我們在這夜空 浮起星星等待著
在由光芒引領的 這美麗的夜裡…
We were waiting Underneath this starry night sky
This beautiful sky Resplendent with light...

キミが無くしたのは カタチアルコトバデ
輝きひそめては 震えてた ah~
どんな時代でも 変わらない想いは
聖なるこの夜に 輝くよ ずっと
你所失去的東西 以有形之語言
隱去光芒 抖震著 ah~
無論什麼時代也 不會改變的思念
在此神聖之夜 閃耀著 一直
You have lost Words with true meaning
Sparkling, hidden Shivering ah...
These feelings are unchanging In any age
They sparkle On this holy night Forever

真っ白な雪の夜は キミを包んでいよう
あの星の光さえ 届かない夜ほど
純白之雪的夜晚 擁抱著你
在連那星星之光也 無法到達的夜晚
I shall embrace you On this night of pure-white snow
Blocking even the starlight Tonight

僕らはこの夜空に 夢を浮かべ続けて
そうキミの不安さえ 暖めてあげたい
我們在這夜空 繼續浮現夢想
對 想要把你的不安也溫暖
We keep dreaming Underneath this night sky
Yes, I want to comfort Even your fears

キミに伝えさせて 痛みを
色褪せる事のない 想いを
讓我向你訴說 將痛楚
將不會褪色的 思念
Let me tell you Of my pain
Of my feelings That shall never fade

僕らはこの夜空に 星を浮かべ歌おう
光が従えた 永遠のこの夜に
我們在這夜空 浮起星星唱歌吧
在由光芒引領的 這永恆的夜裡
Let us sing Underneath this starry night sky
This eternal sky Resplendent with light

キミが涙する日は きっとぬぐってあげる
そうキミの微笑みを 守っていたいから
在你落淚之日 我一定會為你拭去
對 你的微笑 想要守護
On the day you shed tears I will wipe them away
Yes, because I want to defend Your smile
 
lala... lala...

光が溢れてる 永遠のこの夜に
充滿著光芒 在這永恆的夜裡
On this eternal night Brimming over with light

そっと寄り添う様に イツマデモ...
聖なるこの夜に カガヤケ...
希望靜靜地相倚 一直也…
在此神聖之夜 閃耀吧…
Quietly drawing close Always...
On this holy night Sparkle...

=====

來了來了來了,是「愛的吟遊詩人」(杉生形容隆一語)給我們的彌撒情歌~在此之前一提到「holy」我只能接到個「shit」字(咁接「crap」都得嘅),現在竟從 LS 身上學到了英文新詞!人生真是各式各樣呢~(喝茶)

此曲一出已立即從 FC 官網下載,剛巧約了王生吃飯,就在餐廳一人一邊 earphone……這一點很久之前討論過:LS 出新碟的話,很想一起同步聽第一次,不過要是在街上用 discman 即買即聽,每人只分到一邊 earphone,左聲道和右聲道會相差好很遠……那麼唯有猜輸那個聽左聲道!(喂)(同學,這世上有轉插可以 plug in 兩條 earphone 的)這晚我不幸分配到左聲道,大家聽了一遍之後交換心得:「我這邊一直聽到 ding~ding~ding~」「我這邊一直在 ill~ill~ill~」(倒)(還有無法忽視的 bass!幹嗎慢歌也彈到那麼響亮!)

初次聽後,感覺沒太強烈,就是很河隆的旋律吧。之後用電腦播放,聽到了阿 Su 那邊的聲音,只覺突兀,像老是從哪裡傳來蚊蚋般的走音怪調(笑)……直到某天回家路上,首次戴著兩邊 earphone 完整聽一遍,那晚有點冷,沿著海傍可以看到幾顆星星,然後忽然被這曲打動了,尤其後段那像遠遠傳來的教堂鐘聲,心頭很暖很柔軟。是〈Believe〉那種「一人でも 凍えても 優しさ ときめき あふれて(即使獨自一人 即使身處寒冬 仍洋溢著溫柔的心跳)」

到了現在已聽了不下數十次,是一首愈聽愈喜歡的歌。

=====

I 氏在 1223-24 出發前,已在 fb 空耳默了歌詞,於是這次我也玩玩這個「默詞」遊戲,好像以前沒玩過?原來──超好玩滴!大家試試看!隆一的詞根本就是入門級!本來他的用詞已經很淺白,所用的詞彙也很固定,而且咬字讀音很準,即使長音 / 促音 / n 音 / ta or da / ra or na 之類都很清楚,句式很正規,沒有太口語化,也不會一粒音塞幾隻字,所以很易聽出來!過程中當然也會默不出某些字,就是默來默去也沒有相應詞彙,不過一對答案就:「哦原來是這個啊?」而且現在歌詞本還附上英文翻譯,重雙保險!(感動落淚)雖然有時看著英文版本,又覺得跟我理解的日文版本有點偏差,即使是官方發佈也不能盡信……然後陷入不知自己在譯日文還是譯英文的疑惑中……(那個「浮起星星」即是什麼鬼意思啊?隨便「Underneath this starry night sky」看上去似模似樣就可以了嗎?)

最後還是找來大仙(?)I 氏幫手!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啊!

這樣的遊戲,下次 new album 就有 10-12 次機會玩了!(撒花)

=====

本來沒看歌詞已大概聽懂(來來去去都是那些字啦),不過這樣逐字逐句默抄歌詞,感覺又跟這首歌更加親密。反覆翻聽之下,每次 Su 激烈的結他聲崛起,我終於領略到他訪問時說起的「凶暴」、「變態」,與此同時弦樂又帶來悠揚音色,之後 bass / drum 又很 firm,可是隆一的歌聲卻很 soothing……果然是一隊所有聲音互相對陣、各自撞擊的樂團,即使是這樣的慢歌。明明是溫馨的安撫,卻又莫名感傷;明明是寒冷的冬夜,卻暖入心頭。
(I 氏翻譯 Su 的訪問:「環顧全曲,INORAN 的指彈結他音色很重要。我則偶爾才彈變態的樂句(笑),也就是 guitar solo 呢。Guitar solo 是這曲中最為激烈的部分,我負責將壯大、美麗的世界突然改變,帶大家湧進聲嘶力竭、咆哮般的世界。/ 我對 J 和真矢提出的要求是:總之要有野性的狂野感。想營造上面是既美麗又浪漫的曲,節奏部分則狂野凶暴,我一直想要這種可以引領出對方力量的因子。」)

PS:初次聽完,對歌詞的 comment:冇「抱きしめて」冇「愛してる」冇「このまま」,唔科學囉……好唔 LUNA SEA 囉……貨不對辦,要嗌回水!(喂!)明明我和王生在知道會出聖誕歌時,已經替他們作起了一曲:

(就是《平安夜》旋律,「平安夜、升仙夜」/「Silent night, holy night」/「清し この夜」 ,大家試試跟著唱!)
Holy Night, このまま
Holy Night, そのまま
抱きしめてHoly Night
愛してるHoly Night
このままHoly Night
このままHoly Night

(攤手)填完之後心情大滿足,我能理解隆一寫詞的感受了!基本上這幾句可以拼入任何旋律,我們試過在日式超市播放不知名的歌曲時,即席填詞,一出手即達專業水準,萬試萬靈!
(結果整個聖誕前後我們老在哼這歌)

=====

轉傳 I 氏訪問翻譯:

[翻譯] BARKS Interview RYUICHI談 [LUNA SEA]及[HOLY KNIGHT] 「由5人去守護神聖的領域」

- 隆:在約十年的終幕期間……嘛,雖然在第七年有〈One Night Dejavu〉(2007)的一日限定演出,但在〈REBOOT〉(2010)前幾乎是不知前境的樂團,但也還有 fans 追隨着。
記者:如果不是從心底相信你們的話就不能等這麼久呢,真的很了不起。
隆:用比喻來說,這十年就好像一直在等待突然間消失了、音訊全無的男朋友呢(笑)。為了一個不知道何時會歸來的樂團……真的非常感激。
<-- 你還好意思這樣說!你原來也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有多仆街的!)看到這段我跟王生說:「所以說新海誠《秒速五厘米》我沒共鳴……區區 Long D 而已,這也維繫不了,即是不算很愛是吧?你看我們可是一直等待突然間消失了(至少七年)、音訊全無的男朋友耶!」(噗)

- 隆:我們在還未懂事之時就遇上,一直聽着 SUGIZO 的 guitar、INORAN 的 guitar、真 chan 的鼓和 J 的 bass 來唱歌,大家也是聽着彼此的音色一直走過來。共享彼此的習性而產生的 groove,這就是 LUNA SEA 的強大之處。
<-- 對我們來說也是如此。初戀!是初戀啊!

[翻譯] BARKS Interview SUGIZO談LUNA SEA與HOLY KNIGHT:「希望創造一首特別的曲」

- 這篇最重要的情報是此曲原來十五年前左右已有 demo,即是剛終幕不久,當時給了他所監製的女歌手,可卻覺得感覺不對,再給男歌手,也不太行,總之多次想用此曲,最後全都沒有感覺。
杉:然後不知怎地,很確信這曲非 RYUICHI 莫屬。當然,那時 LUNA SEA 連復活的「復」字也還未有,還是覺得「再活動?不要說笑了!」的時期,但本能地覺得「能唱這曲的只有 RYUICHI」,因此十五年來一直收藏起來。/ 一如所料,當他唱 demo 時,我就重新地確信這曲絕對應該讓 RYU 唱。這曲非常適合他的聲音,現在終於明白這可能就是為了 RYU 而存在的旋律。
<-- 幹!看到這裡內心就不由自主悸動起來……以前也有想過,終幕之後他們各自 solo 寫出來的歌,會否有些樂曲特別認為只適合 LUNA SEA 唱?總之自己 solo 還是其他 artist 也不可能唱到心中所想,非 LUNA SEA 莫屬,可已不再有機會,也無法回頭……

- 杉:我自己 pop 的一面是受到他唱歌的風格、旋律和他的存在很大的影響。回想起來這是理所當然的呢,由二十歲開始就一起成長,是與我最親近的歌手。好的歌、好的旋律、好的聲音,始終都還是以 RYUICHI 為基準,能達到這基準的歌手寥寥可數,也不能令我滿足……
<-- 對我們來說也是如此,一開始就撞正最猛的了……初戀!是初戀啊!

- 杉:只有 RYU 錄音時我沒有在旁,雖然有遠距離地聯絡。因為基本上他跟我的時間完全合不上,他醒着的時間我都在睡覺呢(笑)。
<--(爆笑)我和王生也是這樣!You say good night, I say good morning~(大家安心,阿杉說這樣不會影響夫妻關係錄音進度)

其實重點在最後這段:
記者:幾位團員在 LUNA SEA 以外也有若干活動,那 LUNA SEA 的位置現在有變得更像「老家」之類嗎?
SUGIZO:嗯,沒錯呢。是老家、是家、是核心呢。對我自己來說是樂團形式的理想鄉。
記者:跟 X JAPAN 不同?
SUGIZO:在 X JAPAN 中我頂多是個樂手,立場是支援呢。
記者:當然,你也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SUGIZO:唔……我也不大搞得清楚呢,但跟 LUNA SEA 的而且確是不一樣。能毫無保留地表現和實現我才能和個性的樂團,就只有 LUNA SEA。
<-- 巧可憐!(忍笑)明明那是 SUGIZO!從小到大一向都巴之閉的 SUGIZO,被問到自己的存在意義,竟然會那麼惘然的答「不知道」(汗),連自己也不覺得在人家團裡有任何重要性,每次問起都重申自己只是 performer 的身份,到底他被老闆虐得有多缺自信了?(嗱我唔准你咁話老闆架!老闆係好人嚟架嘛!佢都唔想架!)


[PR]

# by akai_luna | 2017-02-10 18:08 | [翻譯] LUNA SEA | Comment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