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08月 17日

J's Birthday 3 Days live ~ rare song ~813

b0017272_13524953.jpg

-今次的goods我沒有買,太難看了,例如這件女人街貨色的聖母Tee,真係唔係人著架囉,在場的PYRO穿了也不可能好看……BUT!J 哥encore穿這件登場,手臂位剪短變成半背心模樣,又著得莫名其妙的帥氣……不愧是丁老大!

-會把rare song list搞live是另一種「藝高人膽大」?全部慢歌喎,丁哥你唱歌又冇好好聽你自己知道架可…PYRO們可能會站著全睡了…

-然後……完場之後我跟王生報告:「竟然真的是全部慢歌!」王生:「有冇著外套入場?有冇冷親?」(好mean啊王生!)

-入場後發現罕有地,大家都站前站貼了(爆)。明明以前大家入場後也不急著站在前方(反正之後會dive上來),block A中心還留著大片空位(circle mosh專用區),大家鬆鬆散散站在場邊,預了會mosh所以需要多些空間,不會擠在一塊,所以上一場我也學乖了,有前面的空位也不站前,要不然太前走不回去mosh區(爆)。可是今場大家都「正常」得像一般其他live,附近有人會說:「看到嗎?這位置看到吧?」「就像看LUNA SEA的樣子~(笑)」因為今天是來睇樣的!大家瞬間變顏飯了!(笑)

-然後發現丁哥每唱完一曲那很不容易的表情,似乎唱慢歌比快歌更吃力?(爆)他說連續3-days live所以聲沙了大家可能聽得很辛苦。傻啦是說平日我也聽得很辛苦也沒差(攤手)。畢竟你平日已經是沙聲破音走腔樣樣齊,有人在意過這個嗎?(真不公平,果然對丁哥特別偏心,又不見你對Inxrxn那麼寬容?)(因為我是顏飯嘛~丁哥的顏飯)(Inx Slave吐了一地血:丁哥有顏可飯嗎?哪裡來的奇葩審美觀!)雖然有時聽他唱歌我也很疑惑:要唱準一個音真有那麼難嗎?唱到最後一句把聲音遠遠送出時老是一臉耗力勉強的模樣,明明這些位置河隆往往清亮穩定的送出聲音的說……(把一代歌王與唱歌殘障比較,不是當眾處刑嗎?)

-全場無論男女也期待唱"heaven"(大家確保「看到」是想近距離目擊丁哥唱這歌的ero臉嗎?)(沒有,沒ero臉……回水!)(「丁將軍唱ero歌仍一臉正氣,大將也!」)都已經重返金長毛造型了,你說如果是裸上身ero臉唱"heaven"的話……算了脫衣的期望我已放棄了,畢竟有見過他在LS台上脫衣時裡面竟仍穿著另一件我就知道あの時には戻れない了。ero臉的話只能拿回Start Up Gig看性感小野狗……

(作為SLAVE couple,王生有時見到我一臉花痴說丁哥帥爆時他會一臉鄙夷。
我:「你自己也是丁飯好不好,那你認為 J 哥有什麼好?」
他:「……好 J 囉!」(語帶雙關)
我:……你贏!)

-不過live感覺比album version更upbeat,竟有點"4 am"的氣氛。

-唱完"heaven"後他自己也說很低音呢,然後又唱一次:「Just like heaven...」(笑)然後說可能大家也想跟住唱,於是用heaven腔諗下一首歌名:「baby baby~」

-有生之年現場聽到 "walk along" 聽到眼有淚光!原來是One Night Dejavu同期回憶都湧出了!(咦好似2007係現場聽過"walk along"架喎)當年在三浦海岸的「大根walk along」回憶也出來了!

-"Squall"和"Mirage No.9"也不錯。倒是有首我不懂的歌,前奏一出我旁的男飯合掌放在嘴上低呼,少女一樣(爆)。"Tomorrow" 我知道是一首重要的歌,但一直沒什麼感覺,倒是今次現場聽他唱「壊れた世界でも まだひとつだけ守りたいものがある(即使是壞掉的世界 還是有著一件想要守護的東西)」是有想哭到,After all these years……咦我以為會有點火機環節,結果沒有……今次旅程我對不起我的火機……

-今天丁哥也許因為live的氣氛很不同所以總有點害羞似的(倒)。MC也很有趣,平日live他的MC也沒什麼營養可言,只會叫人燒吧燒吧(笑)(想起《K》裡的另一位蹲哥),今天他的MC很認真,一直說這樣的setlist沒試過,跟平日感覺不同,也許會看到很不一樣的景色,讓我們慢慢地深入吧…這樣的丁哥像平日LS訪問時講大道理的模樣!

-"Across the Night"最後一首唱,這才是有生之年!超幸福!やり場の無いその思いは 空に輝いた星に告げて 眠れない夜と止まらない時 いつか満ちる時がくる~

-之前有期待過,沒理由全是慢歌架?班PYRO平日訓練有數,有得跳係唔會企嘅,還以為encore丁哥會說:「估到你地班友都係企唔定,最後送上快歌給你們過過癮!」結果真係全部慢歌,另一種估佢唔到…

-看完丁哥竟然個身乾住出場,連火機也用不著好不習慣!離開時點了「柚子xx」原來是酒,結果回到旅館是爆累,比平日喪跳live mode更累!(驚)

=====

-話說最近發現自己拍起馬屁上來原來也很有天份。每年member生日,FC SLAVE都會募集大家的 birthday message,今年丁哥生日我是第一次投稿:「第47次生日?不可置信!現在的金長髮造型,樓根本就像27歲!」<-- 一定爽死他了~

-前陣子看到雜誌訪問solo 20年的事,記者問起WUMF的來源,他:「體內有著另一個真正的自我沉睡在意識裡面,想要把這一面的自己喚醒,想要成為這樣的自己,也想做出這樣的音樂。」(自分の中にある、本当の自分を目覚めさせるような、そんな存在でありたいし、そんな音楽を作りたい。)(https://headlines.yahoo.co.jp/hl?a=20170322-00010002-trendnewsn-musi&p=2)原來如此,哇駛唔駛玩到咁大啊…


[PR]

# by akai_luna | 2017-08-17 13:48 | LUNA SEA | Comments(0)
2017年 08月 12日

J's Birthday 3 Days live ~811

b0017272_01401513.jpg


-作為富士登山前的體能測試 (笑),合格!
-三項鐵人賽 (jump~mosh~dive) 完成
-"Feel Your Blaze"時丁哥向我們手指一勾:「Come on~」蟻民們就前仆後繼dive上去,包括我
-既凶暴又溫馨,いい運動会を参加しました
-練拳有功,連mosh兩小時也精神爽俐
-對長髮金毛丁老大無法抗拒
-忘了帶火機入場 (切腹中)…813仍有一場補數
-唔dive唔知身體好
-冇乜嘢我都係返旅館洗衫先


b0017272_01410491.jpg

b0017272_01412831.jpg



[PR]

# by akai_luna | 2017-08-12 01:39 | LUNA SEA | Comments(0)
2017年 08月 08日

yoga

前陣子寫給堂姐的電郵,關於瑜珈。

=====

(1) Hanabi

剛看了 Mr.Children TOUR 2015 REFLECTION Tour Final,是整場有中文字幕!

當中有段超長的 MC,由「我家養了很多寵物」開始說起(爆),還說因此作了曲……櫻井先生說到家裡的金魚,以及自己是如何換水的:魚缸的水過了兩個星期就會變混濁,需要換水,然而不能直接用自來水,因為裡面有消毒物,所以要落一些化學物質進去才行,換幾次後,魚缸就會變回清澈。冬天的時候,我會在晚上準備一缸落了化學物質的水,第二早太陽出來之後,曬暖了水才替魚缸換水(是怕金魚被水冷到所以先給水曬曬太陽?天啊這位櫻井先生!),可是不知為什麼金魚都養死了,於是告訴金魚店的小哥自己的換水方式:「不知為什麼,金魚逐漸變虛弱最後都死掉了。」小哥答:「櫻井先生,這樣可不行,水是要不斷流動的,要讓新鮮空氣進來,不然會死掉的。是水哦,水會死掉,會腐壞。」聽到這些話時,雖然對金魚當然感到抱歉,但也覺得「聽到了很棒的事情」,為什麼呢?因為也許能寫成歌!(笑)

『人的內心也一樣,要時常流動才行,時而高興,時而悲傷,這樣子不斷搖動內心的話,或許就能保持一顆清澈的心。』他這樣說。

然後不知為什麼唱的竟然是 "Hanabi"!原來 "Hanabi" 是唱這樣的事情嗎?不是關於一期一會、即使明知必會分離仍是希望相遇的心情嗎?(摔)一邊看著中譯歌詞也不明所以,後來終於出現過一句:「永不停滯地,搖晃著流動著,要是能保持一顆像流水般清透的心就好了。」哦……

=====

(2) 瑜珈

最近試了一個「經絡瑜珈班」,好厲害,一不小心遇著一個猛人了。第一堂就發現,班裡八成都是舊生,跟導師閒話家常,那個感覺是個豪邁、有智慧、很多人生閱歷的老女人,有點像《天空之城》的女賊頭 -->
b0017272_17541603.jpg
(笑)只是感覺,其實年輕時應該是個美女來的。Well 《天空之城》的女賊頭年輕時也是一個美女,雖然惡形惡相粗聲粗氣,其實卻對女主角很好的。

她的聲音是老牛聲,說話也粗聲粗氣,卻不令人討厭。(後來上多了堂,她會說:「駛唔駛做到咿咿呀呀?有咁辛苦咩?駛唔駛幫你叫白車啊?」)她第一堂自我介紹,說自己當瑜珈導師三十多年,現在 58 歲,年輕時是去印度考導師牌的,現在也會 train 導師。「所以我教這課是來玩的,是來玩你們的(笑)……年紀大了,力氣的確不夠,有些動作也沒年輕時做得好了,不過我很開心看著自己變老,因為不是每個人也有機會經歷『老』這回事的……有些人未老已經離開這個世界。」

她也有介紹脈輪的知識,教我們如何用丹田(core)的力量、糾正我們習以為常的錯姿勢,教了很多打開胸骨和上背的動作,很仔細地確認我們有沒有用錯力。有次「大休息」她說:「懂不懂休息?你在想『休息』是不需要我教的吧。其實很多人不懂休息,睡覺的時候也是用力的。瑜珈最重要教的就是放鬆。」

有堂她教我們如何用 core 的力量起跳,叫我們做一些像蟾蜍跳的動作,就是學如何用 core 的力 + 手腕支撐,可以把整個人升起。很多學生跳到氣喘也只是勉強做到,她說:「你知道你們缺乏了什麼嗎?」有個伯伯:「童真。」全班大笑,導師也笑到停不下來,後來繼續:「正是童真。想像一下,要是叫一個小孩子玩這個蟾蜍跳,教也不用教,他們自己就懂跳了,為什麼?想像一下我們現在舉高雙手,我們需要思考如何舉高、如何運力、經過什麼步驟嗎?不用,因為我們早已習慣了,連想也不用想。年紀愈大,愈習慣不思考身體如何動,久而久之大腦和身體就分割了,只做最常做的動作,以致身體很多部位也閒置了,與大腦失去連繫,你現在用大腦指揮你的手如何支撐身體、腹如何收緊來扮蟾蜍跳,發現手和腹也不受大腦指揮。不是不夠力,不是姿勢錯,而是那些肌肉和你個人失去連繫。瑜珈教的不是什麼複雜、用力、高難度的動作,而是教人重拾自己與身體之間的連結而已。」

***

今天上瑜珈課,那位女導師說:「平日在巴士 Road Show 看到有個健身公司廣告,有個瑜珈導師的肚子會縮起來,像是有些什麼在肚皮下跑來跑去,你們知道是什麼回事嗎?是洗腸。想不想學?」立即有太太學員歡呼:「想啊想啊!排毒好啊!」於是導師叫我們盤膝而坐,深呼然後把氣呼盡,感到肚子向內凹陷,之後說:「先把腸子都集中在肚中間。」大家:「?」(笑)導師:「腸啊,你們知道腸在哪裡嗎?」大家撫住肚子……導師:「你們能感受到自己的腸嗎?」大家搖頭,有人說:「腸胃炎時痛起來就會感到。」導師:「對,人就是只對『喜歡』和『不喜歡』有反應,只對你的男友、老公或仔女有反應。那現在先把上腹凹出,下腹收入。」大家又面有難色,導師:「你們連腹部肌肉也感受不到吧?」有同學說:「知道要做什麼,卻做不來。」導師:「為什麼?因為你的身體不受你管。你叫自己的下腹收入,結果它不動,或是連同上腹也一同收入。這個身體還是你的嗎?為什麼不聽你的指揮?」

然後她說:「這裡我贈一句給你們:別想控制你身邊的人。你連自己的身體也控制不了,卻老是想控制你的男友、老公、子女,不是很荒謬嗎?」她說不如大家做一個實驗,繼續盤膝靜坐,閉上眼睛:「我會叫你感受身體某個部位,如果你感受得到就點頭,感受不到就搖頭。來了喔!感受得到你自己左耳的耳珠嗎?都在搖頭……感受一下右腳大姆指指甲下方的皮膚?有些人沒搖頭沒點頭,即是感不感到?試試感受右邊腋下最中間的一點?有些人都不動了,是不知道即是什麼位置?能感受到左邊門牙上方的牙肉嗎?不行?」之後大家睜開眼睛,她說:「我們很愛『感覺』他人:『我感覺這個人不好』、『我感覺我男友不夠愛我』。你連自己的身體部位也未感受到,怎麼會相信自己可以正確感受其他人?」

之後她叫我們移動橫隔膜。「是將橫隔膜轉向左,再轉向右。知不知道哪裡是橫隔膜?喂你在動的是腰,不是橫隔膜……你只是在動屁股……你的肩膊這樣忽上忽落,也不會動到你的橫隔膜!」即使要控制自己的身體部位,肌肉卻無法執行指令,她說:「你的脾氣有聽從你的指令嗎?」有學生說:「遇上令自己火滾的事情,脾氣就一下子飆上來。」導師:「你的脾氣都沒先徵求你的同意,就自顧自發出來了?這就是『不受控』。瑜珈要學習的,就是控制。學會感受和控制自己的身體。」有同學說練了瑜珈之後,脾氣變好了,以前明明很易發飆,現在變溫和了,為什麼呢?導師:「對,為什麼呢?你想我給你答案嗎?瑜珈讓我們專注呼吸,有時我們做一個瑜珈式子,我們調節呼吸;當我們發脾氣時,同樣地我們的呼吸會變得急速,你會比以前更易警覺,然後把呼吸放慢放輕,你的氣緒就會跟著放鬆。」

我想起以前上「靜觀」或心理治療相關的課堂,也提到「自控」,例如控制自己不發火、不悲哀、不被外界扯著走,可一直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妥」,明明應該發火的時候,難道我要控制,然後熄火?這不是違反自然嗎?簡直就像另一種牢籠。可今天聽這個導師說了,我忽然發現「自控」也是一種自由。如果環境令你發飆,你就發飆了,其實就是受控於外在環境;如果習得自控,就等於擁有發飆或不發飆的自由。

之後她說:「為什麼上了瑜珈堂,心情會變好?想聽我說真話嗎?」大家很認真地等她說,她:「因為可以見到我囉~」大家都笑了,之後她卻補多句:「不,其實我最不想聽的,就是這一句。我不想你們因為來上我的瑜珈堂所以開心。為什麼?因為我不是你們的止痛藥。我才不願當別人的止痛藥。你們也不應把其他人和物當作止痛藥,那對你自身無益。你們明白嗎?」

***

今天這堂瑜珈竟然沒怎麼做瑜珈,而是導師談瑜珈。她說一般的瑜珈課,就是導師教大家如何做式子:「站起來,舉起腳放在大脾,手向上舉,那就是樹式了。」可幾乎沒有提及瑜珈的學說系統,即使是教授導師的課堂,現在也少有談到瑜珈的整套理念。想起以前上過的三次瑜珈班,有兩班都當瑜珈是運動,沒有「談瑜珈」之餘,動作也是強調如何鍛練肌肉。第一個瑜珈老師是個很溫和的女人,重視動作如何配合呼吸,印象中學了很多類似氣功的方法。

然後今堂導師帶了一些道具,說起阿育吠陀的教導,她到印度上課時,還包括如何用特別道具灌腸、通鼻、洗眼、斷食 etc.,是一種關顧整體的醫學系統,有些方法也成為現代醫學的技術。聽她的解說,阿育吠陀理解各人的體質,跟中醫或占星術有相近之處,例如按元素分類。中醫我們知道分了熱底寒底,中國五行也分了金木水火土,西洋占星學就分了水火風土四大元素。阿育吠陀則把體質分成風、火、水三種。她還有提過「空」,是接近風的東西?也提到土,說是和水相應,所以我不知嚴格來說共分五種還是三種,不過她說起測試自己屬於哪種體質,就只集中風、火、水就是。

如何知道自己屬於哪種體質?她說有個測試(不是《hunter x hunter》拿杯水放塊葉那麼神),有一系列問卷判斷自己的屬性,她也有即時讓我們計分。後來我在網路找到不同版本,問卷包括體型、外表、身體反應等包括牙齒、皮膚、頭髮、骨格 etc.,也有性格氣質如脾氣、情緒、思維和行為模式等。有些人的屬性比較明確偏重某種能量,也有些人是混合兩種能量的,例如風水、風火、水土,比較少三樣平均的。

她強調不是相生相勀的關係,而是平衡──有點像中醫那種,體熱就別吃熱氣東西,應吃涼性東西中和一下之類。知道自己的體質那又如何呢?就可根據屬性安排不同類型的飲食、作息和瑜珈運動。例如風系應做平衡瑜珈;火系就做點簡單的,以免過度刺激;水系應做力量瑜珈,令體內能量活動起來。咦,跟我的想像不同,我在想:火系那麼精力旺盛,當然愛做些劇烈的動作,那樣他們就會很快樂,也發揮自己最好的一面那樣。不,現在說的是平衡啊,過猶不及,中庸之道啊……可如果是懶洋洋的水系卻要多做力量瑜珈這算不算折磨,就像要我做靜觀一樣,地獄啊……

我做了問卷之後,跟占星學的結果一樣,壓倒性的風系。雖然問卷的有些問題設定令我混亂:
皮膚色澤:
Vata風:無光澤、略黑
Pitta火:充滿光澤、有雀斑
Kapha水:白,甚至蒼白
<-- how about 無光澤、有雀斑、白?(笑)

可以看看這個:http://blog.sina.com.tw/rainbow_sky/article.php?entryid=625345

不過這問卷解答了一個困擾我很久的問題:即使經常在家做伸展活動,可是每次拉筋,就聽到骨骼發出聲音。中學時代運動堂時,會被以為平日都不做運動所以筋骨太硬;可後來也經常保持運動和鬆筋,為什麼仍是發出啪啪響聲?問卷有提到風系的人骨骼是會發聲的。哦……

***

很想說很想說:今天瑜珈班上,人生初次一字馬!其實我也不肯定是否人生初次,說不定小時候有玩過……今次是按瑜伽導師的方法,先拉前腿,拉鬆了再拉後腿,然後慢慢坐下去,就成了!是說其實那麼多年上體育課或瑜珈課及拳擊課,也不曾學過一字馬,所以不知道自己做不做到,感覺似乎做不到就是……

今天有個叔叔因為筋骨硬,中途腳掌抽搐,老師:「你知道抽筋時我的必殺技是什麼?不知道?是唱歌!這時候就唱歌吧,唱什麼都好,『有隻雀仔跌落水~』那樣。你知道為什麼會抽筋嗎?因為你的身體緊張,精神又緊張,於是繃緊了。如果在身體繃緊的時候你去唱歌,你個大腦都唔知你想點!精神一放鬆,身體就跟著鬆了,想抽筋也抽不下去。」人生大道理啊!

今天聽那叔叔說,他因為想好好鍛練筋骨,所以周末就會連續上幾課瑜伽,有時也會報一些中國功夫。之前老師做的式子有些是力量型,例如用臂力托起整個人,我是完全做不了,連「到底係點樣先用到力托得起全身」也沒頭緒,大概我的力量弱到基本水準也達不到(笑),可是那叔叔始終是男人,那些動作他就做得很好;到了拉筋式子,講求筋骨柔軟,就是我的天下,即使第一次做的式子也做得到,連導師也讚~

***

這天是母親節,所以剩下很少學生,大家邊上課邊聊起「節日必須外出吃飯慶祝」這種事。後來不知怎地聊到結婚,她忽然問大家:「你們覺得愛情是什麼?」大家一時間答不出來,她再問一次,有位太太:「愛字,是『心』字在『受』之中。」不過導師本身是個比較脫離世俗的人,她說:「對我來說愛情就像飯後甜品,不吃會死嗎?不會死的。有得吃就蠻不錯,可吃進去的可能只是糖份、傷身的東西。」然後又問:「你們覺得為什麼非得找一個對象相愛?到底什麼是愛?我們真的知道嗎?兩個人在一起時,你真的是在愛對方嗎?不,可能只是愛自己。對方愛你,你感覺良好,你其實只是愛自己。你說對不對?」她的眼光掃向各個同學,最後落在我身上,於是我發問:「如果這樣說,那麼愛情跟其他類別的愛,有什麼不同?」她:「當然不同!」可後來卻沒解釋。如果按她的邏輯,愛情與親情或友情也沒什麼不同,都是自我感覺良好而已,那麼任何愛都可以是飯後甜品?有些人說親子關係基於血緣,是更為牢不可破的;我想的倒是相反,戀人和朋友尚且有得揀,親人卻不能按照喜好、興趣、價值觀、合拍度來選擇,不是更站不穩腳嗎?如果將愛情、親情、友情、對世界萬物的一切感情全都視作甜點(甚至傷身的東西),是否就進入佛家的四大皆空狀態?對修行之人來說,這的確是他們追求的吧?

導師說,她一直很淡泊,她強調自己是有男朋友的(笑),可沒有特別執著,不會愛得要生要死。「我選擇愛自己多一點。事實上大部分婚姻,到最後都沒什麼好結果,我看到的夫妻大部分最後都很痛苦。共患難的倒可以,共富貴的通常不行。」同學們七嘴八舌,開始說起男人有錢都會身痕什麼的。她:「如果我的男友出軌,我不會留住他。高興也來不及,乾脆送他離開。他出軌,即遇上另一個讓他開心的人,那他開心就好了,為什麼不讓他開心?」有同學問:「如果那男人後來又找回你呢?」她卻說回頭草一定不吃:「不是有句話說什麼林……(同學:不為一棵樹放棄一座森林!)就是嘛,他連樹也不是!是草而已!」不過按她本來的邏輯,他開心就好了,為什麼不讓他開心?

然後她說:「其實男人去滾是正常的,想想生理構造,想想穴居年代,人類需要繁殖後代,男人就是要播種,這是他們的基因啊,反而女人就是要養育子女,所以她們要很挑,從眾多的男人當中選取一個有能力的,才跟他組織家庭。所以一夫一妻制,對男人來說是退化!至於女人去滾,就是進化啊!」(爆)這個概念有趣,想起小時候聽契媽說:「忘年戀才是最適合的配對:老女人把智慧和資產傳給年輕男子,男子長大變老後,又把智慧和資產傳給年輕女子。」很前衛,笑得我。那個男女基因的概念,經常在不同地方見過,雖然深究下去又會發現 bugs,例如 (1) 按生物本能而形成婚姻價值觀的這種說法,那麼一夫一妻制本就不應存在,因為會影響人類繁殖;(2) 如果人類的目的就是繁殖後代,女人也應該一妻多夫,與不同男人生小孩,分散投資,降低風險,不也一樣合理嗎?無法以生物本能論完全解釋婚姻制度的發展啊。

想起那天跟堂姐碰面,說起她的父母,然後聊到天下間的夫妻。看著自己或朋友家裡的父母,人愈大竟愈發現,幾乎沒見到有相處融洽的老夫妻。不是以離婚率來決定婚姻的幸福度,因為父母輩及祖父母輩所處的年代不同,社會環境不同,婚姻價值觀也不同,離婚的代價太高,不過「一起終老」也不等於就是婚姻美滿,有時只是離不了婚,困獸鬥而已。堂姐慨嘆:「如此一來我在想,是不是單身比較明智?如果結婚幾十年後變成這個結局,那為什麼要結婚?本來相愛的二人,最終也變成互相生厭,這又是為了什麼相愛?」

那刻我想不出什麼好反駁的。真的是這樣麼?只是拖累而已?也好像不只是這樣吧?我也看到有些 couple,就是因為二人在一起,才會滋長力量,才可跨越最難過的坎,之後一同成長。如果只有一個人,也許就無法破殼了。

***

之後堂姐的回覆,又回到上面的問題:「你們覺得愛情是什麼?」

當時我答:「這問題可以首尾呼應的回到櫻井和壽的歌詞(笑)。年輕的時候會覺得什麼『快快樂樂生活下去』給我死吧,人生在世流流長幾十年怎可能天天快樂?這本身就是個不合邏輯的期許吧。放諸感情生活也如是,一對 couple 怎可能每天都快快樂樂然後幾十年一直到老?總會有浮浮沉沉的日子吧。即使一直感情很好,可生死病死總逃不掉吧。所以我們的心也要有個 capacity,預計了必然會有高低起伏,有這樣的心理準備,也許已可擋掉很多災難?『人的內心也一樣,要時常流動才行,時而高興,時而悲傷,這樣子不斷搖動內心的話,或許就能保持一顆清澈的心。』不是要 waive 掉悲傷,沒那麼 easy way 的,不過如果連帶悲傷也能包容,而非單單排斥或壓抑,我們就更自由了。」


[PR]

# by akai_luna | 2017-08-08 17:57 | 密室日記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