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01月 14日

live report: LUNATIC XMAS 2018 -IMAGE or REAL-

寫在 Ryuichi 手術消息前。

========

先來碎碎唸:

到底 531 & 601 兩場 special live 是不是《Mother》&《Style》?如果是的話為什麼不說清楚?然而假如不是 album live 那麼孖場想玩什麼?

……金曲之夜 & B-side 之夜?(抖)

早前預先溫習《Mother》+ 那個年代的兩首 B-side "rain" + "fallout",然後整晚最常說的是:「痴線架!呢隊 band 駛唔駛咁好聽啊屌!」「哇你老味,LUNA SEA 呢隊 band 真係好甘……」「Oh fuck,我要死了,又 genesis of mind 又 mother 又 face to face 又 rain 又 fallout,唱得邊首?」「呢個世界有隊叫 LUNA SEA 咁嘅 band 簡直離哂大譜!」(跟溫習完《Eden》後的感想是兩個極端!《Eden》那時是:「點解可以難聽成咁……」)

尤其是兩首 B-side,愈是慢歌愈是喪心病狂,當年被形容為「像藍色的火焰」般愈高溫愈冷冽的清信哥哥寫的 "rain",還有把紅色火焰壓抑成歪斜視野的 J 寫的 "fallout"……

========

20181222
LUNATIC X’MAS 2018 Introduction to the 30th Anniversary -IMAGE or REAL-

01. Dejavu
02. MECHANICAL DANCE
03. IMITATION
04. IN MIND
05. Image
06. SANDY TIME
07. WALL
08. VAMPIRE'S TALK
09. Drum & Bass solo
10. FATE
11. White Christmas〜I for You
12. SYMPTOM
13. PRECIOUS…
14. TIME IS DEAD
15. WISH
-ENCORE-
16. MOON
17. Hold You Down
18. ROSIER
19. TONIGHT

b0017272_22421481.jpg




- 一句形容這晚演出:聽 bass 聽到飽!飽到撐!簡直拜倒 bass 之王樣丁哥腳下!(說得就像你是第一次拜倒,明明你在他腳下抱腿快 20 年根本不曾起過身耶)

- 延續上次《Luv》hall tour,之後特別想在很近很近的距離看他們,有種「不夠不夠還想再近一點」的強烈渴望,所以這場選了久違的 SLAVE 席。不過現在的最新玩法是課金才有好貨,SLAVE 席以上還有 VIP 席,看一眼價錢就令我呆了(笑)。我的 SLAVE 席位置是 A4 的第 8 行,實際上最前 5 行全都留給 VIP 席,所以計起來我就在第 13 行。位子處於正中面向 Ryuichi,當《Image》年代那種深沉凜冽的音色一出,台上所有樂器有如《魔戒》裡的戒靈般向我迎面直衝過來,而這晚 bass 的暴烈簡直到了頂峰,根本就是一場 bass 的饗宴!
b0017272_22421674.jpg



b0017272_22421876.jpg





- 第一首 "dejavu" 我不怪他們(笑),事實上曾經身處 SLAVE 席的人自會明白,"dejavu" 時大家熱烈的肢體擺動跟一般席的觀眾是完全不同等級的,亦會令我最能感受到自己身在 SLAVE 的當中。

- 進入第二首歌 "MECHANICAL DANCE",當 J 站到人前開始狂暴地以 bass 炒飯,就正式進入《Image》年代的遠古系 setlist。奇妙地我一開始竟然還認不出這是什麼歌,明明從 2010 黑服限定後已很習慣此曲,也許這場 live 玩得比平日更慢?一時只覺很熟很型,然後一邊聽一邊心裏讚嘆:「撞鬼了怎麼有人彈 bass 可以彈到那麼型!」然後這樣的讚嘆在所有《Image》年代的曲時,我也會在心裡再說一遍,是每 ‧ 一 ‧ 首 ‧ 曲!這男人也太過不得了,一支 bass 殺得大家屍橫遍野!

明明之前看 Guns N' Roses live 後曾讚嘆 Duff 哥也許設定了我對 bass 的概念,不過此刻站在 J sama 面前簡直要向他跪拜!對不起這個宇宙始終你才是 bass 王,我錯了!(叩頭)你贏,你大哂,Nothing compares to you, okay?

之後 "imitation" 至 "image",明明是慢歌但仍是很好 beat,那個年代的歌有種魔性,一旦開始 bang 就停不下來,愈慢的歌愈好 bang……「那一天,奴隸終於想起了黑服限定的恐怖」(笑):當年由第一首歌病態地 bang 到連頭也沒能抬起向前望,後來看回視頻還一臉疑惑:當中明明有堆慢歌的說,你 bang 什麼?"image" 也 bang?"sandy time" 也 bang?真的,這類歌曲才恐怖,像被裝上 dummy 系統一樣,停唔到!根本比起快歌更好 bang!大家可以試試,首先從點頭或抖腿開始,有毒!

- 尤其 "image",以前對《Image》這張大碟真的不熟,此曲也很少在 live 唱過,坦白說,我是在 2010 黑服限定那天,才算正式認識此曲。當日一聽之下很陌生,立即辨識出這是 Inoran 曲風,不過最邪門的是……很洗腦!明明聽旋律是「沒什麼」,毫無起承轉合可言,一直維持低音沉穩,chorus 甚至是令人髮指的煩膠式喃嘸,少啲耐性都頂唔順,不過聽過之後就經常在腦裡盤旋……bassline 也是一直撩撥人心!guitar sound 就是重覆又單調的彈著差不多音節。雖然不甘心,可是……(掩臉)我很迷這首歌!(嚎哭)

然後心裡又再驚嘆 LUNA SEA 真是一隊誇張的樂團(你久不久也要驚嘆一次的我知)。小時候剛開始聽 LS,當然是覺得快歌才好 beat,現在才知道慢歌方見真章。然後今天又再發現他們是真的教了我許多東西,例如對樂器音色的微細辨識、不同聲音的層次、低音和高音的抗衡,幾乎全都是他們教我的。

結果這次也是 bang 到 drum solo 才消停(汗笑)。如果有機會看回當晚錄影,看到一個彎腰 bang 到頭也跌到前面的椅裡的人,應該就會認得出自己。很易認吧?(這樣才不會拍得到你)(其實既然你都 bang 到沒空看舞台,那幹嗎還要買 SLAVE 席站那麼前?)

- 經過 2010 黑服限定的洗禮,復刻《Image》這件事情也帶點緊張感,可是他們出場的方式只像一般的 live,沒有特別營造驚慄感,其實要嚇我們很容易,只消在開場播 "call for love" 大家就自會精神崩潰,自己嚇自己嚇到起鳥肌(噗),可是竟然沒有!(難道我人生中唯一最接近現場聽到 "call for love" 的機會也已錯過了?)他們不是以嚇我們為樂的嗎?沒有被嚇有點失望耶(除了你之外沒人明白你這個因果邏輯)……

隆一最有誠意,一開場穿著黑袍蓋上帽子,後來揭開原來駁了銀白色長髮!可惜其他人的造型沒為這天特別設計,要重現《Image》年代其實也不難嘛,例如阿 Su 戴回那抽「朱義盛」珍珠長鏈就行,還有 ribbon Shinya 也想看看!
b0017272_00105948.jpg



中間 J 哥換了衣服,只穿一件白色西裝,裡面什麼也沒穿!裡面什麼也沒穿!裡面什麼也沒穿!很久沒有看見 J 哥的肌肉了!還看見乳頭!有種「Hello 好久不見」想向它打招呼的衝動(喂)!什麼嘛,J 哥仍是有脫的本錢嘛!(蓋章鑑定)今次他露得特別有自信,明明這幾年即使露少許也是閃閃縮縮的……今次可能收身收得比較滿意,這貨有時還會背靠喇叭,一副不經意的把手臂搭上去,令到中空的西裝打開得更闊!根本就是悶騷!(๑´ڡ`๑)
b0017272_22415490.jpg





然後晚飯時我跟王生一直說:「J 哥真是很有型怎麼人可以那麼型簡直型到我不知怎辦了太型了真的不行了!(*´∀`)~♥」王生想了想:「他今天的造型跟平時也沒什麼分別啊?」我說:「才不是那麼膚淺!不是說外型,是說音樂,你懂不懂!」他又一句收我皮:「不看樣子,那麼你買 SLAVE 席站到那麼前是為什麼?」我:「……」

說起來,當 Su 換上一件紅色長版修身衣服時,還真的有像某人……(默)隆一明天要不要復刻《Eden》年代 "believe" pv 的 one-length 頭?(即是堂本靜中間分界妹妹頭)(你一說堂本靜就暴露年齡了)

- 感覺今次的演出很短,當 drum solo 出的時候,我還嚇一跳,感覺好像沒那麼快就 drum solo 是吧……然後他們唱完 "White Christmas" 後接 " I for you",我還當他們是為了應酬其他一般觀眾,至少之後繼續 "symptom" 又回到遠古系歌曲……

- - member introduction,來到 Ino 部分,他可是很臭屁的說:「《Image》年代的我是不說話的!」還當眾公然調戲丁哥:「J 剛才沒說話,不好意思!」一副家屬道歉似的!我當刻心裡叫囂:「我係丁哥就唔忍佢喇!」可是我不是丁哥,他忍!竟忍住沒有反擊!(J 哥表示心累:一旦反擊就中計,才不會陪他玩!)

可是 "moon" 之後!是緊接在 "moon" 之後!現場的雷射燈光忽然彩色了,響起某段前奏,我一時三刻也不(肯)確定那是什麼歌,心裡想的是:「難道這是新歌?不會是 "hold you down" 吧?幻覺嚟嘅嚇我唔到!」然後果然就是……那刻我覺得大腦出現了精神污染……
b0017272_22420735.jpg





開場不久時隆一 MC 有說:「看了以前的 live 片段,聽回當時的聲音,心想:『大概沒法再現了吧?』不過,我們卻是進化了呢。」進化了呢?很好,由 "image" 進化至 "hold you down"?而且沒唱 "Search for Reason" 你們卻花時間唱 "hold you down"?(摔)要類比的話……是由《巨人》畫風一轉成《K-ON》?

- 總結:重開《Image》年代的黑白色 LS 冷峻偏門風格,很對我味,質素超班是無容置疑的,可是卻莫名有種「熱度剛過 60 分,warm up 而已」的輕描淡寫舉重若輕,只是「微微露一手給你們試味」,總覺得可以再 push 得盡一點?

我知!因為還欠一首遇神殺神遇佛殺佛鬼哭神號哀鴻遍野的 "Search for Reason"!(用力指)明明已是 album live 偏偏沒唱全,這是什麼玩法!

PS:那兩晚也是圓月,散場後看著冬夜的月光,心裡暖暖的。
b0017272_22422181.jpg



另外,今次 SLAVE 席的特典禮物是這個東東:
b0017272_00123317.jpg


What 7 is that?

我們研究了一會:「西樵大餅?是給我們拿來當球拍?當 Su 向台下擲水樽,我們就用它一扳抽擊打回上台?」王生:「是不是日本人家裡的坐墊?」那種沒有椅子、只有矮桌和棉墊的配置?我家沒有啊,豈非得物無所用?

回家後把它拿來當電腦坐椅墊,size 又竟然適合。一邊是黑色絨面,另一邊是密集恐懼仿 LV 字母 print:
b0017272_00123301.jpg

b0017272_00123316.jpg





[PR]

# by akai_luna | 2019-01-14 23:20 | LUNA SEA | Comments(0)
2019年 01月 13日

RYUICHI!!!

b0017272_14074091.jpg

知道這消息時,正在麥記吃早餐。看完 Ryuichi 的 blog,我把手機推到王生面前:「你看!隆一啊……」

官網說他是例行身體檢查時發現肺部有事,算是很早期亦很細小,切除後不需放射或化學治療。

他在自己的 blog 說,切部分肺部,幸好似乎不會影響肺活量。「作為 vocalist 最在意的就是這一點。」你最在意的竟是這一點!(摔)
b0017272_14145540.png


果然像 I 氏之前說的,這傢伙有什麼大事件,也一臉人畜無害,等一切完結之後才輕描淡寫的報告一下!上次喉嚨有事也是一樣……看回他的 blog,做手術那天仍是「おはよう^ ^」笑臉 V 手天氣報告!

之後我說起:「其實心裡有了預備,終有一天會遇上這種消息。我們認識的那麼一大班 bandman,總有一個會遇上這種事,何況大家年事漸高,風險愈大,問題只是會否發生在我們最珍愛的那幾位身上……」話說回來,隆一又算是當中最不像會出事的那位……

然後喝著咖啡,忽然說:「好,new album 不用趕著出。」我們等就好。你慢慢休養,之後的工作也不用太緊就好。一般來說,大家都會問:「為什麼?」「為什麼是我?」之類,像隆一那樣,難道說「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早睡早起、多做運動、飲食均衡、不煙不酒」就會沒事?他就是這樣的健康樣板啊。

我想起我媽走後不久,在網路看到一篇醫生訪問,他說:「癌是一種基因突變,大部分發病原因,我認為只屬不幸。」我看完之後心裡釋然。不用找理由,不用訴諸神佛因果,「無常」而已。這個解釋我全盤接受。

「これからの残された時間、一本一本のライブが大切になっていきます。」

從現在開始剩下的時間,一場一場的 live 都變得珍貴。

想起 2002 年櫻井和壽也是在鬼門關走一轉(腦中風),再次回來的那場 live 一臉大病初癒,聲音也虛弱,唱的仍是「what a wonderful life」。 之後寫的 "Any":「殘存的時間是我們剩下的所有,『一定要好好珍惜啊!』,彼此微微一笑。」

然後喝著的咖啡忽然變苦,眼淚就湧出來了……明明看到消息時心裡也沒慌的說……(是說黑啡本來就是苦的)

基本上我媽 10 年前病後,我每次看 live 也有抱著這種心情。不過仍是不夠。

那麼,529 見。

PS:INRN 如果你夠膽在隆一旁邊抽煙我就一記左勾拳勾爆你!

(看到消息時剛想找 Su 來罵,然後想起 Su 已戒煙)


[PR]

# by akai_luna | 2019-01-13 14:09 | LUNA SEA | Comments(0)
2019年 01月 02日

浮誇的劣食家

寫正事之前,先想碎碎唸一下此行的飲食足跡。畢竟,看了 SugizoTube 的美食 repo 之後,我們都立志要學杉生那樣成為「浮誇的美食家」,吃顆粟米也要七情上面、向天膜拜、高呼「天国だ!素晴らしい!ありがたい!」……

b0017272_21455273.jpg
b0017272_21451694.jpg
b0017272_21451637.jpg


事實証明,我和王生一來飲食的天份不高,二來演戲的天份也欠奉,無法像杉生那樣不知是真心好吃還是國寶級演技搭夠……

=========

- 【窮L劣質模仿 SugizoTube】之鰻魚宴

雖然杉生介紹的店都不是在東京,鰻魚飯那家是在名古屋的蓬莱軒,不過我們找到上野一間平民鰻魚店,我哥這樣說:「你們最好在旅程初段先吃,因為想 encore 的話可以在旅程後段再吃!」(証明我哥也有潛質當「浮誇的美食家」?)

看杉生的蓬莱軒視頻,要吃鰻魚肝、鰻魚蛋卷、鰻魚骨、鰻魚飯(可作茶漬飯吃法)、鰻魚肝湯,吃完之後要跟鰻魚道歉,於是我們照辦煮碗,除了蛋卷賣完之外,基本上都幾乎重現了(重現什麼?重點是你們都不是吃蓬莱軒!)。

b0017272_21451627.jpg

b0017272_21451651.jpg

b0017272_21444898.jpg
吃的時候還交足了戲~!只是……

「這……跟佳寶的雪藏鰻魚有很大分別嗎?」

(吐血)十多年前友人一大清早就帶我去築地排隊吃壽司,一臉期待地看我有什麼反應,結果我吃完後一臉懵逼:「這到底跟百佳賣的壽司有何分別?」如果壽司師傅懂聽廣東話,應該會一記飛刀把我釘在吧枱上……而現在,竟是佳寶不是百佳!你簡直又進階了!

不過他吃鰻魚茶漬飯落了大量的蔥和 wasabi,可惜我兩樣也不怎麼吃……(你根本就沒跟足 SGZ 教學!)

跟 Su 的鰻魚大餐唯一不同,是我們點了一碗沙律。最後我們最真心最交足戲的,莫過於用筷子夾起一粒粟米:「簡直不得了,太美妙了!」

b0017272_21430771.jpg


結論:整個鰻魚餐來說,那個沙律簡直畫龍點睛!(你……!)(鑑定完畢,這貨根本就是一個味盲,只有咖啡腦正常運作)

事實上,像 Su 那樣好吃到臉容扭曲的臉,跟「難吃到臉容扭曲」時的表情沒很大分別,所以重點是演技啊!

b0017272_21451698.jpg

=========

- 天下_品

是的我知 SugizoTube 介紹的是京都總店,杉生也說了因為水質不同,跟東京的味道完全不一樣……不過還是跑到東京分店嘗嘗。看回他拍的片,我們跟得實在不足……他強推的是大量蔥(抖)和蒜泥(再抖),這個姊姊我真的不行,吃麵時都把蔥來個「放置 play」……然後看著他還要把泡菜連著拉麵一起吃,哇這個太重口味了吧我怕鹹到脫水……然後,一邊吃拉麵一邊吃白飯?仲要加多塊可樂餅?這不是「碳水化合物 x 碳水化合物 x 碳水化合物」的恐怖方程式嗎?好像在關西吃飯時就會出現這麼大堆頭的配搭?我對減肥沒太多研究,不過看《銀魂》見到新八吐槽過:
b0017272_21451650.jpg
b0017272_21444874.jpg


後來我卻深有同感,那碗白飯很重要,當陷入拉麵泥漿時可以救人一命………整間店最好吃的就是這碗白飯!(喂你!)

我對可樂餅也沒有研究,香港不流行,事實上是到了近年才知可樂餅是什麼(汗笑),可能一生人吃過兩三次吧?(我猜日本打工換宿時在日本人家裡吃飯可能有吃過),最記得的是堂姐帶路鎌倉小丁通(咳,是小町通)的可樂餅,可用「驚艷」來形容;這次是我吃的第三塊(?),吃完之後和王生面面相覷:「……」應該是我吃過最不好吃的可樂餅吧?(你才只吃過三塊!)是杉生太浮誇,還是他真心覺得好吃?會不會京都本店的味道完全不同?還是這人幹什麼也出力十倍?

看到視頻他竟然可以把湯喝光,杉生果然是神!想要膜拜他!

結論:在這之後,某晚王生提議晚飯去吃無敵家,我覺得我的胃抖了一下,似乎有點 PTSD,想起拉麵就出現應激反應……(無敵家是無辜的!)

其實像 Su 那樣,好像吃什麼也超感動超滿足的模樣,也是人間至福。看他的樣子,本來似是偏食挑剔嫌三嫌四甚至不熱衷吃東西的,沒想到看他的美食視頻那麼具娛樂性。據說我小時候超級為食,吃什麼也一臉知味,不過到了中學之後,「為食 quota」就像用光了一樣,對吃不再抱持熱情,大學年代至出來工作的幾年,甚至覺得「吃東西這件事情很麻煩」,如果人類不是必要進食那就好了,不用花時間用餐和思考吃什麼。以前跟朋友聊起如何保持不胖,我說:「只要對吃東西沒興趣就行。」大家一副很難想像何謂「對食不感興趣」的模樣……倒是日本打工換宿開始懂入廚之後,就對「食」這回事講究了少許,雖然事實上,我也只對咖啡和甜點講究……

不過 Su 說得對,吃到好吃的東西,就會覺得活著很好,如果只是維持生命的功能,那麼食物好不好吃其實不重要;美食的存在意義,就像音樂或電影或繪畫,吃到美食會令人感動,不止身體,而是內心也會歡喜。

で、SugizoTube 何時來香港拍糖朝芒果布甸?

=========

- 【scone 大搜查】之 原宿 CHRISTIE

幾年前躺了超過一星期醫院,出院之際我想吃的下午茶是我家樓下麵包店的 scone + earl grey tea with honey(是想回家自己泡杯黑啡不過被禁止了),那刻才驀地發現,原來我也蠻喜歡 scone 的,當年去倫敦旅行卻沒吃到。

scone 這東西在華語世界還真混亂,香港麵包店會叫它「鬆餅」,但 muffin 也是叫「鬆餅」啊?然後 pancake 在台灣也是叫「鬆餅」?google 圖片,連一格格的 waffle 也算是「鬆餅」……好的,我指的是英式鬆餅,音譯「司康」比較容易理解?就是外面硬硬的,裡面軟軟濕濕的,聽名字覺得這點心很沒禮貌(笑)的那種。

今次找咖啡館時,看到這間位於竹下通的紅茶專賣店,超過 30 年歷史,獲日本紅茶協會認可,公認為「好喝」,店名取自英國推理小說女王克莉絲蒂 Agatha Christie。好,上年看完 Sherlock Holmes 全集之後,今年開始了 Agatha Christie 全集,所以即使是茶店也有想拜訪一下。

本來我是貞忠的 scone 擁戴者,這裡既有 scone set 也有 muffin set,可是早前讀 Agatha Christie《At Bertram's Hotel》,老奶奶偵探 Miss Marple 在倫敦一家酒店吃到老味道的紅茶和 muffin 很讚嘆,那裡的老顧客一個二個不時討論 muffin 風味,令我也想吃吃……由小到大我從沒吃過像樣的 muffin 啊,今次可能會開啟 muffin 的真理之門?(好了人家是賣紅茶出名不是 muffin 出名,而且這裡是原宿不是倫敦,何況那是只存在於虛構小說裡的老英國味道 muffin 啊)

結果到了店裡,看到介紹說他們的 scone 特別出名,那麼……好吧還是吃 scone 好了!

b0017272_21430782.jpg


茶是好茶,scone 也是好 scone!(就這樣?語言貧乏啊你)

是說,我對茶沒研究,不過至少沒有苦澀,沒有令舌頭覺「鞋」,沒有令喉嚨不適,應該就算是好茶了吧?(是說原來你跟茶就那麼不咬弦?)scone 是溫熱的,外脆內軟,一咬下去的確感動,還慷慨附上一大團忌廉,不過以 scone 的質地就會弄到散散碎碎,而且才吃半個已冷下來。

想說的倒是,在原宿混了那麼次,也從不知道竹下通旁就有那麼一間隱世茶店,跟人多混雜的竹下通就像兩個世界!在這麼木色沉穩、燈光昏黃的小店裡,靜靜的讀著網路小說,也不想離開了。

b0017272_21430874.jpg


- 【scone 大搜查】之 渋谷 人間_係咖啡館

看圖那就像歐洲那種大眾咖啡館,有種自由又熱鬧的感覺,而且我喜歡這店面的顏色,地磚也不錯。(忘了拍照,唯有 google 找回店面照片)
b0017272_22043014.jpeg


據說有十多種 scone 擺賣,店員會加熱再附上忌廉與果醬。我先點了三文治和 cappuccino 醫肚,cappuccino 就是咖啡泡一開始就塌陷那種(默),三文治裡的蛋漿倒不錯,很有日式煎蛋才有的風味。

b0017272_21444877.jpg

在外逛完之後再回去,只剩下兩款 scone,不過也沒差,照點。結果一邊吃一邊想起,好像曾聽過某人說「scone 也沒什麼味道」,這時一口乾乾淡淡的 scone,還真的認同:「原來 scone 不好吃起來是會如此沒味道的。」明明已有忌廉和果醬,也無法起死回生……(最後連照也沒拍,多嚴重……)

結論:我家樓下麵包店的 scone 最好吃。
ps:其實我家樓下麵包店的法式朱古力凍餅也最好吃。
ps:其實我家樓下茶餐廳的牛腩河也最好吃。
ps:其實我家樓下以前街市食堂的豬扒包也最好吃。
ps:其實我家樓下以前的西餐廳的焗意粉、凍奶茶和腿蛋治也最好吃。

- 【神保町撻 Q】之 La_rio

許久以前寫了東京咖啡館紀事,主要其實都在寫神保町、神保町、神保町,以至後來在圖書館看到介紹日本咖啡館的書,只要沒看到神保町出現在目錄上,就自動斷定為這書不入流(神保町表示:你有需要那麼花痴嗎?雖然你也說得對)。

說來慚愧,神保町三大咖啡館我只去過 Sabouru;Milonga Nueva 和 La_rio 仍未踏足。每次去東京都必到神保町喝咖啡,不過每次也是毫不長進的老在 revisit 以前去過的店……今次下定決心,把握用餐時間,試試每次也 on the list 卻每次也不小心錯過的老店。

La_rio,1949 年老店,日本第一間推出維也納咖啡的店。店名取自西班牙文「煉瓦」的意思,是昭和時代文藝作家的愛店之一。我跟王生介紹:「維也納咖啡是特色咖啡,即熱咖啡之上鋪上一層生奶油,你看你看,那麼一大團多華麗……」王生一句收我皮:「哦,即 starbucks 那種?」(默)

當日是吃午餐連維也納咖啡,不過一喝湯,還是驚嘆:「哇這個太重口味了吧我怕鹹到脫水……」然後拿破崙意粉也乾硬了點,至於咖啡,也沒什麼挑剔(說完了?)。結論:那個沙律不錯!

b0017272_21444892.jpg

b0017272_21444999.jpg

b0017272_21430811.jpg
- 【銀座滑鐵盧】之 琥珀咖啡

找東京咖啡店時,這間 Cafe de L’am_re 都會在榜上,1948 年開業,生咖啡豆十年以上熟成,當中一杯 No.7「琥珀女王」是招牌咖啡,當年熱潮所至,連其他咖啡店也爭相模仿。

今次點了一杯「琥珀女王」,另一杯是我一向情有獨鍾的萬特寧。
b0017272_21430821.jpg


結果一喝「琥珀女王」,震驚了六十幾億細胞:

「這不就是一杯煉奶水嗎?」

甜到我也無法直視了,幸好有王生一人兩口喝完,要不然也不知怎辦,甜到我喝不到咖啡味,不,是甜到我味覺失靈了……至於萬特寧,這應該是我喝過最沒料到的萬特寧了?一般來說應是味道醇厚,回甘強烈,後勁凌厲,可這杯還真夠淡的,喝完就什麼也沒留下。

店很小,位子很窄,幾乎全是旅客,只賣咖啡。

- 【咖啡版 おまかせ】奧澀谷 CAFE ROSTRO

看了介紹,這家咖啡店的特色就是「沒 menu」──為每位客人量身定作,咖啡師會問你今天想喝什麼味道的咖啡,然後混合不同的豆,選擇某種沖法,最後沖出獨一無二的咖啡,一期一會。聽上去很吸引,就趁早餐時段探探。

點早餐時被問到:「咖啡想喝 light?mild?bitter?」我選 bitter,然後店員就離開了。咦?就這樣?

後來才知道,早餐就只這樣,單點咖啡才會詳細訪問。那天一共四個客人,兩個北京人,一個老外男人,加上我香港人,只泡四杯咖啡,可咖啡師的工序令我以為他要沖十杯咖啡!這邊廂手動磨豆,那邊廂擺弄虹吸咖啡壺,另一邊廂用細口壺沖 drip。不過看著他那麼專心致志,還是覺得蠻舒服的,而且店內充滿咖啡香,單是聞聞也夠享受。

b0017272_21430719.jpg
b0017272_22071832.jpg

咖啡也不賴(就這樣?),沒有升仙,也沒驚艷,但至少高於一般質素,而且總算吃到厚多士,心情滿足了。這陣子都在東橫 Inn 吃酒店早餐吃到快要出現精神污染(我數著手指:「連 toast 也沒有,也沒橙汁,也沒乳酪,也沒 scrambled egg,也沒燕麥片,這還成早餐嗎?」)(東橫 Inn 表示:「你偏要數些我沒有的東西來?又不見你數數我有玉子燒、飯糰、菜粥和味噌湯?」)。

這是吃東橫 Inn 時的精神污染圖:


b0017272_21444801.jpg


另外,這店的咖啡雪糕,用自家烘豆工場所烘培的咖啡豆製作,看介紹寫:「咖啡豆必須先在特定溫度下放進保管庫,經過約一個月的熟成並微調後,才能製作出比一般濃縮咖啡 espresso 濃縮度高兩倍超濃縮咖啡 ristretto。」可惜只有春夏季才有售……

那麼下次再拜訪好了。

- 劣食家

最後此行最銷魂的是這個:

Family Mart 的甜品(笑)~王生說,經常見到網路有人把便利店甜點吃得煞有介事,放盤上拿刀叉,好像很好吃似的,他也在這堆看上去不似好吃的甜點包裝裡尋寶。

然後,我看著他從貨架上把這一包黑漆漆的東西抽出來,看一眼,有點嫌棄,決定無視它,原封不動把它推回架裡。我卻眼明手快,把東西抽回出來:「黑朱古力!而且是厚切!這個實心又軟軟的微妙質感,正貨!」

b0017272_21444810.jpg


回酒店叮熱,裡面的朱古力豆也溶化,我不用交戲也能 SGZ 上身:
b0017272_21451643.jpg


另外,在寒冬吃到暖暖的 French Toast 也很感動:
b0017272_21444881.jpg


最後結果是連鎖店完勝?


[PR]

# by akai_luna | 2019-01-02 21:55 | 密室日記 | Comments(3)